色不语在线福利电影,免费、高清、快速!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sebuyu.com。手机播放更高清!色不语广告咨询邮箱: sebuyucom#gmail.com (#变@)


妻的淫蕩讓我性慾旺

趙將妻子的腰向上托起來,華子也將手指抽離出來,而激越中的妻子連這片
刻的空隙感也不願意出現,用小腿勾著趙的腰臀向她身體帶著,趙扶著妻子的腰
把她的身軀抱起在懷裡,妻子的身體軟綿綿的靠在趙的身上,趙起身站在沙發前,
將妻子反過來,用手臂托著她的腰向後拽起,妻子前身依在沙發的背上,頭頂著
牆,手臂也扶在沙發的背上,豐滿的屁股高高的向上撅起凸現在我們三人的眼前,
趙用手分撥開妻子的雙腿,微翻的陰唇從屁股後來大張的縫中就可以清晰的看見,
大腿間淌滿了蜜水,先前一些甚至流掛到肛門的周圍,從她肛門小口的不時收縮
可以知道妻子陰道裡的腔肉也在跟著收縮、胸前垂下的乳房像兩團玉脂球一半擠
在沙發上,另一半被鼓漲在身下。

  趙的手掌摁在妻子的屁股後面,用兩個拇指扣帶住連著陰唇的大腿根部的細
嫩的皮膚,兩個拇指稍稍一用力,蓋著陰道口的兩邊漲大的肉唇就被一起牽扯著
拽拉開來,映著電視上變換的藍光妻子穴裡面的紫色肉壁被展露出來,滿是汁水
的肉壁上不時出現陰道收縮的肌紋,妻子的嬌喘聲從她的頭下傳出,無疑是對欲
望的渴求,趙一隻腿站在沙發上半曲著,一隻腿立在地上,把妻子的屁股托高到
他腰前的位置,拇指繼續拽拉著陰唇的左右,自己移動著胯把陰莖對準到妻子的
分開的陰唇間,妻子的陰口感覺到趙滾燙陰莖的頭端貼在陰唇隙間的感覺,屁股
便開始搖晃起來,趙這次沒有溫柔的探入,只是一瞬間的時間,他的腰胯猛力的
向前抽入並緊緊的頂貼在妻子高高撅起的屁股後面,懸垂在腿間的的睪丸在猛烈
插擊的餘力下也跟著陰莖的前進而晃動著貼靠在陰道前面的開口處,妻子在這個
猛烈的插擊下,連呻吟也變了,只是一味的嗚嗚乎乎並把嘴巴蒙在沙發背上,我
把趙的毛衣墊在她頭和牆間的位置,在趙的腰胯一陣陣的猛力帶送中,她的頭不
時頂碰在毛衣上。

  趙扶著妻子的胯,來迎合著自己的衝擊,有時他自己不動,只是讓妻子的腰
向前後不停的動著,有時又摁住妻子,讓她感覺著來自身後男人的衝擊和陰莖插
入陰道的力量,我知道趙的時間一般都不長,但今天他用這個姿勢卻已經持久了
五六分鐘,站在一旁的華短褲上出現的那根渾圓的條物被布片緊緊勒貼在下腹。
趙結實臀肌的運動,停頓和左右擺晃,看的出他在和妻子文的前兩次和他與女朋
友末知次中已經熟循了很多的經驗。一年多前他幼稚的動作和幾乎可以稱為快洩
的性交場景,被眼前這些激烈悍然的抽送動作衝擊的粉碎,趙在我眼前以及他同
學華子面前的這些激烈的動作更多的似乎在表現出他作為一個男人的炫耀,而他
身後的華一定在想自己剛才的進入是否表現的比趙還要雄性,而我更像一個旁觀
者在比較面前哪個男人能更讓妻子的身體感覺的更愉悅和更舒服,當然我希望僅
僅是身體。

  妻語無倫次的叫喘和散亂的長髮足以證明趙在妻身上釋放的力量給妻帶來的
無比的快樂,妻的手緊緊的扣住沙發的背,滾圓的屁股承受著來自趙的一輪緊跟
一輪的衝擊,交合處淫水的「劈啪」聲和著趙的前腹碰到妻屁股上兩人皮膚的撞
擊聲讓他們身邊的我再也忍不住而把手伸進褲子裡撫摩著自己早已硬挺的陰莖,
趙倔強的並略帶蠻力的把妻子豐潤的屁股用手再次提帶著靠近他的襠前,臀前後
插探的動作幅度越來越大,好幾次都因動作的過甚,使陰莖滑脫到陰道外面,趙
只略略把腰一抬,就駕輕就熟的把陰莖重新送回妻的陰道裡,趙這根上次給妻子
輸送過優良種液的肉棒更加快速的在濕滑的陰道裡抽動,而後他雙手鬆開妻的腰,
身子下伏在妻子的背上,用自己的嘴搜尋著妻子的嘴唇,兩人緊緊的吸吻在一起,
趙把臂膀緊緊的攬箍著妻的胸脯,兩手抓捏著妻飽漲的乳房,妻在他身體的重壓
下,不堪重負,兩人的上身漸漸順著沙發的背滑落到沙發上,妻子的頭和趙的頭
並貼在一起,小嘴在趙包含他的嘴唇中陶醉,妻的姿勢變成了頭下臀上的純狗趴
式,撅揚起的屁股使得陰道口更加的朝上迎合著趙的進入,憑著這個姿勢,我和
華可以清楚的看見兩人的交合處和趙沾滿濕滑淫水的器官在妻的身體裡快速進出,
趙用一隻腿的膝蓋把妻的一隻腿使勁的向邊上分開,他那緊繃而凸顯出來的的腿
肌緊緊靠貼在妻子圓滑細膩的大腿外側,男性女性的和諧之美甚至可以從這兩根
腿的力量和優美看的出來。妻的兩腿已經分開到最大的程度,陰莖的插入已經沒
有任何妻股肉的阻隔,陰道口幾乎是直面的迎接著趙快速和沉迫的插入,妻陰道
邊緣的皮膚也因為腿的大張呈現出繃緊後的微藍的透明,趙的陰莖此時次次都可
以插入最深,只是他在抽插出一半的時候,就又回復並用力深深的插回腔道的底
處,隨後的最猛烈的抽插後,趙把陰莖緊緊的頂在妻子陰道的裡面,陰道外還露
出一段留在外面陰莖的根部,底下突兀出來的尿管裡的波動甚至都可以隱約可見,
趙外露在屏光前的肛門在規律並急促的收縮,他的下腹和妻的臀尖緊密的貼在一
起,華對趙肛門的動作自然沒有在意,只是一直盯視著兩人的合處,對趙最後猛
烈並深深插入後的停止他也應該明白出是趙射精的來到,華子把自己的陰莖從三
角短褲的一邊撥拉出,然後蹲在地上一邊看著眼前兩個剛剛酣戰完的軀體,一邊
用手擼動著自己龜頭上的包皮來回打著飛機。

  釋放後的趙,緩緩的要將陰莖抽離出來,妻子身子微微搖晃了一下好像不情
願的哼了一聲,並用手臂把趙摟的更緊了些,趙只是將陰莖多停留在裡面小會後,
還是把壓騎在妻子身上另一邊的腿抬離起來,屁股也跟著反坐在沙發上,聯帶著
已經縮軟的陰莖抽離出來仰躺在妻子的身邊,他騰出的一隻手抓住我的膀子,向
他身邊帶去,我知道他的意思,但我只是起了身,站到華子的傍邊,推擁了一下
華子,示意他上去,趙的臉繼續和妻的臉靠貼在一起接著吻,妻子散亂的長髮有
一大片蓋在了趙的臉上,妻子幾次想趴下身子,都被趙用一隻胳膊頂托著她的身
體重新跪趴在那裡,我走到妻子的右邊,用手分開妻子腫大和肥厚的兩片交掩著
的陰唇,一些留在陰道外腔趙的精液順著陰唇的邊掛流下來,有兩滴落在沙發上,
一年多前還是這些乳白色的漿液使我嘗到了一點做期望中人父的喜悅,雖然老天
不作美,使我重又失落在無子的痛苦中,但是今天這場遊戲使我重新把一年多前
十六層的那幕情景回想起來,不同的是主題已經改變,男主角也變成了兩個。

  華子對從妻陰道裡淌出的趙的精液似乎有點牴觸,一個剛上大四的學生對接
觸另一個男人的生殖排泄物有著超出心理承受之外的想法,我看出華的猶豫,於
是把沙發上的一團布拽過來,把流在陰唇外和一些已經順著妻子腿內側往下流淌
的趙的精液搽拭去,然後從陰道的縫隙處稍微用力的按下再一搽而過,有一些布
可能從妻子松腫的陰唇間颳到陰道裡的嫩肉上,妻子不由的把身子顫動了一下。
我朝華點了個頭,華把三角短褲脫了下來,裡面束縛了很久的陰莖幾乎是彈蹦著
跳了出來,華象趙先前一樣微曲著腿,用手往後褪翻著陰莖的包皮擼露出粗圓的
龜頭,而後龜頭頂在妻的陰道外,連著陰唇一起向陰道裡面頂去,妻的陰道外面
被我搽的很乾淨,連她的淫水也被拭去,華的進入有些乾澀,他於是也和趙一樣,
一隻手摁扣在妻的屁股上,用拇指夠住陰唇外的相連皮膚,然後拇指一摳收,陰
唇的一邊便被牽引著帶張開來,他將陰莖順著陰道的一側向妻子身體裡送去,在
進了一半的時候,也許他感覺好了很多,於是把手鬆了開來,兩手握住妻的腰部,
迎著妻子的屁股將剩下的一段陰莖也送進妻的陰道,華子的陰莖比趙粗圓很多,
一進去妻子的身體,妻子就敏感的感覺出不一樣,他進入對妻子來說可能不及對
趙進入來的深刻,但是華那粗實的器官刺入可能更能提起女人身體原始的慾望,
華只抽拔了幾下,陰道裡就開始恢復了滑潤,原來深深射在妻陰道深處趙的精液
被華陰莖前端的扁大的龜頭在密實的陰道裡抽汲了幾次後,漸漸瀰漫和倒流到陰
道前端,有一些已經被抽颳出的精液又開始順著妻的大腿往下淌,另一些則沾在
華的陰莖上順著華的挺動流到他的陰囊上,並和他陰囊底下的陰毛糊在了一起。

  沒有保險套膠膜的阻隔,陰莖在陰道裡的感覺實在是讓華感到美妙,那種真
切的被又嫩又濕又熱的軟肉包裹著陰莖的感覺估計實在是讓華這個從未真實進去
女人身體的他無法形容,他忙亂的和沒有章法的在妻體內快速的衝擊與抽插,一
個連續的抽撥之後,他慌亂的拔出陰莖,趕緊掐住自己的尿道,他深深的吸了好
幾口氣,停頓了十幾秒,他鬆開掐住尿道的手指,從龜頭上面的尿道口緩緩冒出
幾股剛才沒有憋住而先行流出的精液,他蹲下身子,把頭貼到妻屁股後面,,他
用鼻子在妻陰道口聞了一下,也許他想給妻子的穴口再次好好的舔弄一番,不過
看的出來他對趙先前排在這裡的精液的腥氣味實在是忍受不了,猶豫了一下,站
起來,用龜頭在陰縫處旋蹂了一下,最後合著那些黏液非常容易的將整根陰莖頂
滑了進去,此時的妻子跪著的兩腿突然一軟,全身重重的壓在沙發上,兩手抱著
趙的頭,把胸脯努力的向他身上貼去,呼吸的急促裡夾著嘴裡含糊的「恩````恩
``` 恩``」聲,,而嘴唇依然緊緊的擁吻著趙,她光潔的雙腿不住的打著顫,並
把雙腿不時的交替的擠偎在一起,小腹也跟著急促的起伏,華子面對妻子的高潮
不知所措,挺立著從陰道裡滑脫出的陰莖站在那裡,不知道下一步怎麼辦。

  我使勁把妻子的身子搬過來,翻正了讓她躺在沙發上,還是第一次她和華的
交合姿勢,高潮後的妻子全身癱軟,- 也不再有一點主動的配合,我把她的腿輕
輕而慢的撥開,華接著熟練的把她的腿架在沙發的背上,此時的妻子不動不聞全
沒有剛才的熱烈,我看著窄小的沙發,就對華和趙說,把你嫂子搬到床上去,沒
用我動手,這兩個體育係的小夥子就把妻搬到臥室裡了,我把妻子放在床的邊沿,
就著他們的幫助,將一隻枕頭墊在她的屁股下,趙說他去衛生間小便去了,估計
憋了好長時間,華子的陰莖還在那裡挺拔著,一點都沒有變軟,估計他不宣洩出
來是不會軟蔫下去的,我上床蹲在妻子左邊,將妻子的左腿輕輕但是卻牢牢的架
分開,華子也用一隻手抓住妻子的右腿的腳腕處,妻子的雙腿被我們架分開來,
先前趴在沙發上時陰道裡流淌出的趙的精液很多都集粘在她肉縫前的陰毛上,淌
到腿上的精液水分已經揮發了,只留下幾道微微發著晶亮光澤的精液流淌過的長
跡,華子把著陰莖在妻的陰唇前試頂了一下,然後妻徹底放鬆的陰道便把他那看
著很是粗壯的肉棒輕易的包容了進去,一直到他的根部,異常滑暢的陰道使得華
子馬上開始做起抽插的動作,我讓他對她盡量的輕柔,而華子則更喜歡看在抽離
出陰道口時,他圓滑紫漲龜頭上那圈肉實的頭箍插颳著大陰唇的邊並帶撥開來的
情景,他反覆的做著這個動作,龜頭回返時擠迫著妻子陰蒂的動作又讓妻子開始
出現輕微的顫動,妻子重又出現的細微呻吟讓華子受到了某種鼓舞,他努力的想
把這個動作做的更到位,並不時調整著刺入的角度來查看妻子的反映,大概發覺
妻子在他平行著與陰道的插入時呻吟的最是纏長,於是他便積聚起胯間的力量,
腰部連帶著前端的肉棒在妻子的陰道裡反覆傳承,

  妻子再次的高潮和顫動點著了華子迸發高潮的導火索,難以抵抗的痙攣和強
力的收縮出現在妻子濕熱的肉穴中並燒灼著華那根弦拔弩張到極點的陰莖,在快
感峰頂華再也控製不住來自輸精管的本能收縮,他像先前的趙一樣把肉棒高速的
在陰穴夾壁中猛烈的來個最後幾下摩擦,貪圖一下這高潮前最後幾秒由憋擠肌肉
帶來的男人自我感覺中最輝煌的時刻,隨後,他腹底深處被他緊緊刻意禁錮的某
個關卡終於被一波又一波激烈的熱流衝擊開來,爭先恐後的精液從他的尿道口噴
激而出,注入進妻那被他粗大器官貫穿了大半的陰道後穹,在噴射中他於是也撲
伏在妻子豐潤的身上,二次高潮中的妻子也張開雙臂抱住身上這個給她帶來迫壓
力量的男人,不同的男人最終帶給陰道的是同樣的衝擊和激射,僅僅從高潮的愉
悅來談,一個俊帥的男人和一個醜俗的男人的器官給一個女人帶來的快感沒有什
麼本質的區別,而華給妻子帶來的第二次高潮使得妻得以繼續感覺先前趙和她第
一次高潮的過程,僕伏在她身上的男性身軀甚至都和趙相似般的結實。

  華的陰莖在妻陰道裡的激盪越來越弱,精囊排空後的虛脫感牽帶著華逐漸的
萎縮,趙在浴室洗澡的聲音也傳進開始恢復平靜的臥室裡,片刻後,華從妻子白
皙的身上挺起黝黑的身子,妻子夾架在他腰上的雙腿順著他仰起的身軀而無力的
滑落到床上,在華陰莖後部抽離出來的時候,華完全軟縮的陰莖上縐結的包皮如
同像一條會吸取女人陰穴汁水的螞蝗一般被牽拉出妻子的陰道,而被牽帶出的一
條黏絲也在華起身後從他龜頭和妻陰道間斷了開來,隨後華輕步出了臥室,悄悄
的帶上了門,妻子像一條虛脫的魚躺在床上,張仰著腿,還保持著華抽離開時的
樣子,大量的乳白色黏液聚堆在陰道的口裡,妻子微微紅腫的唇邊張著,那些先
前被排送進去的華的精液從微開的唇邊下縫慢慢的向外淌著,外面的精液流出以
後,裡面的精液繼續向外面湧出,夾雜著一簇簇的細微的泡沫,好像「紅粉佳人」
浮在酒頂的蛋青泡沫,妻子好像睡著了,我給她蓋上被子,她開始發出沉睡才有
的唏噓聲,我捏手捏腳的出了臥室,趙已經穿好了衣服,坐在客廳裡,華子則繼
續在浴室裡洗澡,我問趙今晚的感覺如何,他說非常好,並回問我他的同學華子
怎麼樣,我說也不錯,我故意逗他說嫂子好像挺喜歡你啊,他說怎麼可能,隨後
他問我那次借種後孩子的事情,我說你嫂子懷孕時感冒了被查出有感染輕微的流
感病毒,對大人沒事,但對胎兒有60/100的至畸性,後來忍痛流掉,還是一個男
孩,聽到這裡,他流露出非常遺憾的表情,這時,華子洗好出來了,激情過後的
大家都恢復了剛見時的客氣,趙示意我他和我們以前的借種的事情華子不知道,
暗示我不要在華面前提起,後面他們告辭回去,我送走他們,然後進浴室洗澡,
在伸手拿毛巾的時候,在廢紙簍裡看見捲成一團的被華拋掉的那個保險套,原先
乳白色的精液已經化成一灘渾濁的稠水委屈的擠在那個皺巴巴的膠皮小套裡,我
用手指堤著膠套的口端,把它拎了起來,迎著浴室裡100 瓦的修面燈,可以清晰
的看見那些渾濁的漿體從貼在一起的膠壁間隙向垂在底下的小囊匯合,最後把積
滿精液的小囊鼓脹的飽飽的,看著這些被丟棄的華的「東西」,我不由的就想到
那些被排進妻子穴裡的並充盈著滿滿陰道的並倒溢到陰道口外的那些趙和華子的
混合物。

  我洗好澡跑進臥室,妻子依然在沉睡中,我把她底下的被子揭開,把她的腿
輕輕的分開,原來的那些乳白色的泡沫和稠密的漿液已經沒有了,妻子屁股底下
多了一灘濕濕的痕跡,陰道前原來那些漂亮的毛毛已經沾結在一起,摸著硬硬的
好像撮了2 號摩絲的頭髮,我把她的陰唇扒開,陰道裡還有著一股精液特有的腥
味,殘留在穴內肉壁上的一些精液液化後的稠水在我一分開肉壁的時候,就開始
往陰道深處的孔腔裡淌去,估計剛才積盈在這裡的大量的華和趙的精液已經液化
成濁水,並混合成不分主人的精流,似我提起浴室裡被華子丟棄的膠套中的排泄
物最終匯淌到小囊裡一樣,這些精流慢慢的淌過熟睡中的妻子陰道盡頭的宮頸,
最終彙集在妻子溫熱綿軟的子宮裡。

  我靠在妻子的臉龐旁,看著她熟睡中漂亮的睫毛偶爾翹動幾下,不由的想,
誰能知道沉浸在夢鄉中的妻平靜的身軀深處,有一個溫熱綿軟的地方,有億億萬
萬的精蟲充盈在這裡代替把他們排送進來的主人繼續行使著侵入這個婦人身體的
使命。

【全文完】